[缘分](03-04)[作者:有好事者]-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缘分](03-04)[作者:有好事者]
[缘分](03-04)[作者:有好事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8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打不起精神。姜辰辰现在是二年级,一个星期有两天要上 我教的一门必修课。前一个学期的后半段,我每次去上课前,她都到办公室来找 我一起走,而且在教室里永远坐在第一排。当时也没有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 看着她独自走进教室,径直走到中间的什么位置坐下,而且上课也不再发言提问, 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听,然后安安静静地离开,我心里就像缺了一大块,无论如何 也补不满。我只能自我安慰。人家夫妻毕竟给了我一次机会。这个世界上有多少 夫妻会这么慷慨呢?再说了,即使姜辰辰是单身,我都四十多岁了,难道还真娶 她?老夫少妻固然不算罕见,可是我从内心里还是不认同这样的安排,觉得有些 亏待年轻的妻子。只有同龄人才能白头到老。
 
  进入十月,渐凉的秋风把树叶吹成了调色盘。举目望去,从浅黄到深红遍布 街道两旁和远处的山丘。可我看到的,却是遍地败像。一阵风吹来,刮得落叶漫 天飞舞,更加深了秋天的萧瑟凄凉。其实我心里清楚,对于没有心事的人来,北 美的秋天是很美的。我的感受,来自我的孤独。男人真的不能没有女人,尤其不 能在经历过喜欢的女人之后再转眼变成形单影只。
 
  十月下旬的一个周六,上午十点左右,家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是谁呢?我拿 起听筒,传来的声音让我的心跳了一下。是郑秋。「老师你好。我是郑秋。」 「你好郑秋。」「老师今天忙么?」「今天…好像没有什么安排,」我心里突然 升起一阵希冀,「不过我正在考虑下午或许开车去西边,最后看一眼今年的秋叶。」 你呀,四十多岁的人,居然跟二十多的年轻人玩这种小心眼,我自责。
 
  「老师,今天早上刚刚送走我的父母…对,他们在这里玩了一个月,今天上 午飞回国了。老师,你如果有时间,我和辰辰想去看看你。」郑秋说。我感到嘴 干,心脏咚咚跳。「啊?噢,欢迎你们来啊。咱们可以一起去吃午饭,下午还可 以去看红叶。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快速的说。这哪里像一个中年教授跟自己 的年轻学生夫妻在对话!「好,具体安排我们到了再说。老师把你的地址给我好 么?」
 
  四十多分钟之后,门铃响起。镇定,镇定,我对自己说,尽可能平静地打开 门,把郑秋和姜辰辰迎进我的两室一厅的住所。
 
  姜辰辰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薄毛衣,宽宽松松的,看起来很活泼。下身是一条 白色的长裤,配上白色的运动鞋,不但勾勒出她的体型,而且显得腿很直很长。 我的眼睛在他们两人身上飞快地扫过,强行地控制自己把目光落在郑秋脸上。 「你们好,」我说。「老师好!」他们两个看起来都很开心的样子。「来来,请 坐。我这里只有矿泉水,要不要?」我问。「我不要,谢谢!」郑秋说。「我要, 谢谢!」姜辰辰的语气有点调皮。我拿了两瓶水,分别放在他俩前边的茶几上。 
  「老师你不用客气。辰辰说她想你了。」郑秋的这句话,直接令我的鸡巴充 血。虽然接完电话后期待他们来,可是我不敢让自己太乐观。谁能说得准他们为 什么要见我呢?也许他们经过一个月的冷静思考,决定来做一番解释、把事情了 断呢。
 
  「老师,我去用一下洗手间,」姜辰辰说着站起身。「噢,在这里。」我把 门指给她。她走进去关上门,里边很快就响起女人尿尿的水声。我的鸡巴不由自 主地挺了一下,飞快地看了一眼郑秋,为自己的失控感到不好意思。
 
  「老师,辰辰特别怀念你给她的洞房之夜。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向她问 起你们肏屄的细节,她都会一边说一边流很多水,身下垫两层毛巾都能湿透。我 父母在的时候,需要有人陪。今天他们刚走,我就带辰辰来见你。你不介意吧?」 郑秋很平静地说。「噢当然不介意。谢谢你们两人对我的信任,也真心地感谢你 们让我参与你们夫妻的亲密活动。不瞒你说,我也非常想念辰辰。」我回答。 「老师,你看今天这样安排好不好?等辰辰出来,你先肏她一次。然后咱们一起 去吃个午饭。吃完饭我要去实验室干活,让辰辰留下。她什么时候回家全看你的 时间安排。如果不耽误你的事情,她可以在你这里过周末,周一再回我们家。噢, 对了,辰辰的月经前天刚完。」郑秋看着我,眼神里似乎带着期盼。我点头认可, 感谢老天待我不薄。
 
  姜辰辰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坐在郑秋身边,一举一动都那么天然妩媚。郑秋 揽住她的细腰亲她一口,转脸对我说,「老师,你带辰辰去卧室吧。我在这里等 你们,正好把下午要用到的一篇文章看完。」我看向姜辰辰。她的眼睛亮亮的, 平静地迎接我的目光。
 
  我牵着姜辰辰的手走进卧室,她顺手把门关上。我略微犹豫了几秒钟,从后 面抱住她。「辰辰,想死你了,」我说。姜辰辰转过身看着我的眼睛,「你骗我!」 我愣了一下,「我怎么会骗你呢?」「那你为什么整整一个月不理我?」她眼圈 发红。「我是看你不想说话的样子,拿不准该不该跟你说话。万一你后悔了呢?」 我说,真心话啊。「我后悔?」她突然用拳头在我身上乱捶起来,「你还怕我后 悔?你肏我的时候怎么不怕我后悔?你不主动说话,难道我让你肏了整整一个晚 上,事后还要追着你搭话?我以为经过那天之后你看不起我了。如果不是郑秋替 你解释替你说好话,我都准备转学了!」她说着,泪水湿了眼眶,一滴一滴地从 脸上滚落。我的天!好心办坏事的经典案例啊。
 
  「是我的错。我不懂你的心思,只是从我的角度去理解。好了,大哭一场, 再继续打上十分钟,消消气,」我停了一下,「噢,不过你先住手,让我给你拿 几张面巾纸。你眼上和鼻子边上化的淡妆都让眼泪冲坏了。」看着她的样子,我 是真的心疼。
 
  姜辰辰接过我递给她的面巾纸,抹干了泪水,也把眼影的颜色抹到了脸蛋上。 我把她拉到镜子前。她扑哧一声笑了,顺手又砸了我一下,「都怨你!你就是个 坏蛋!」我抱住她,想表示安慰和道歉。但是触摸到柔软有弹性的肌肤,我的鸡 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还是个大色狼!淫魔!欺负女学生的邪恶教授!」她说。 我低头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一口,对着她的耳朵说,「继续!虱子多了不咬人。嘿 嘿。」
 
  我和姜辰辰拥抱着站在床前。几分钟之后,我松开胳膊,拉她坐在床上。 「辰辰,你今天来,我太开心了。我想你,也想你的…屄。不过呢,咱们已经等 了一个月了,不在乎这一会儿。你反正要在我这里过周末…」「那可不一定!」 姜辰辰纠正我。「噢,对,不一定。所以我要尽力争取。我觉得啊,咱们也别让 郑秋等得太久。你去洗洗脸补个妆。然后咱们三个人去吃午饭。之后你我有很多 时间相互交流。」我说。
 
  「好啊,正好我有个学术问题要请教老师。咱们这个周末就讨论学术吧。」 姜辰辰笑眯眯地说,像一只小狐狸。「讨论什么问题,一般不能完全由学生来决 定。」比斗嘴我未必就比她差,「好啦,去洗脸吧,丑成这样郑秋会不要你的。」 「可是,」她怪怪地扫我一眼,「郑秋还指望你欺负我呢。」「呵呵,你在我这 里过周末,还担心不给他戴绿帽子?好了,不练贫嘴了。你去洗脸,我跟郑秋解 释。」我说。
 
  我和姜辰辰走出卧室。郑秋抬头看看我们,满脸问号,「这么安静就完了?」 我呵呵一笑,「姜辰辰同学决定尝试一次文明做爱。」「胡说八道!」姜辰辰马 上抗议。「是,是我在胡说八道。」我马上认同,「等你们小两口卿卿我我的时 候,让辰辰给你解释吧。现在也不早了。咱们去吃午饭。然后就按照你的安排, 你去实验室,辰辰星期一回家。好吧?」
 
  我们三个人两辆车,到一个据说是高档的意大利餐厅吃了午饭,其实就是点 了三份不同佐料的面条,外加不额外付费的硬面包沾风味橄榄油。不过姜辰辰吃 得特别开心,因为她喜欢奶酪。看着她没什么风度也没心没肺地大吃,我突然悟 到一个人生的道理:如果把事业放在一边不说,男人只要让女人开心,世界就会 充满阳光。如果早一点有这个感悟,不知道我的第一次婚姻是不是还会以失败告 终?谁能说得准呢?
 
  在征求过郑秋的意见之后,我决定从餐馆直接带姜辰辰去城外看红叶。我当 初从网上看来的信息说,绿帽丈夫们都热衷于让外人跟自己的妻子性交,却未必 都能接受超出性交之外的交往。这个火候不好把握而且因人而异。好在郑秋似乎 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合适。趁着姜辰辰去洗手间,我郑重其事地跟郑秋许诺了两点: 第一,我绝对尊重他们的婚姻、不会有任何对婚姻不利的言行。第二,无论何时 何地关于何事,只要郑秋叫停,我就马上停止,包括和姜辰辰的性关系。
 
  「老师,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好人,不然你再优秀,我也不会让辰辰跟你交 往。我知道你喜欢辰辰,真心对她好。我喜欢看你对她好,所以你不用事事都担 心我会介意。老师…」郑秋停了几秒钟,突然坏坏地笑了,压低了声音,「老师, 如果把辰辰的屄比喻成一道战壕,那你和我就是同一道战壕里的战友,而且你是 主力。我信任战友。」「谢谢你。我会珍视这份信任,」我完全认真地说。 
  「你们俩说什么呢?那么严肃?」姜辰辰回到桌旁。「我在说我跟老师是同 一道战壕里的战友。」郑秋笑着回到。「什么意思?」姜辰辰看看我们两个男人, 不解地问。「等你们去看秋叶的时候,让老师告诉你吧」。郑秋说。
 
  秋叶之旅显然让姜辰辰非常开心。我们一路笑语地回到我的住处,已经是下 午5点多。「饿不饿?」我问。「不饿。中午吃得太多了。你呢?」「我开了好 几个钟头的车,现在迫切需要吃一种东西。」「什么东西?」「姜辰辰的骚屄。」 我说着,一把搂住她。
 
  姜辰辰的眼神迷离了一下,歪着头问我,「你喜欢姜辰辰的骚屄?」「对啊, 骚才像个屄嘛。」我说,全身发热。「你不是叶公好龙吧?」她笑眯眯的追问。 「是不是马上你就知道了,」我的手开始不老实。姜辰辰挣开我的手,「老师, 咱们先办正经事。在外边跑了多半天,咱们先冲洗一下。」说完不等我同意,就 提起她带来过周末的袋子,拉着我走进卧室。她一边自己脱衣服一边催我。 
  等我们两人都变成一丝不挂,姜辰辰看着我,一副关心的样子,「老师,你 忙了一个下午,嘴唇都干了。你先躺下休息一下,我给你弄点水喝。」有点奇怪, 不象姜辰辰。不过我还是从善如流地躺在床上。她俯下身,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指 摸摸我的嘴唇,「真的是缺水啊,」她笑眯眯地说着,突然像小鹿一样蹿到床上, 跨坐在我面前,把湿漉漉骚乎乎的屄贴在我的脸上。
 
  这个小丫头,居然在耍诡计。洞房夜,她流出的淫水都让我喝了,她今天就 要给我「解渴」。我说喜欢骚屄,她就原汁原味地奉送给我。这个恶作剧估计是 在报复我一个月没有和她说话。不过我并没有不高兴。我太久没有女人,渴望雌 性的气味。姜辰辰的屄年轻健康,虽然没有清洗却无任何异味。那充满我的鼻孔 的女性气息,反倒成了最好的催情剂。我抓住她的屁股蛋儿,把阴道口拉到我的 嘴边,喝了几口涓涓流出的淫水,然后用舌尖从阴道口舔起,一路向上,把那个 突起的阴蒂吸进嘴中,引发出一声声呻吟和尖叫。
 
  大战结束,两个人混身大汗地瘫在床上。「老师,我刚才没有惹你生气吧?」 姜辰辰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胸膛问。我看着头发散乱的她,嘴角上翘,压住笑容说, 「我让你气坏了。你要补偿。」「怎么补偿?」「亲我一下,」我指指我的嘴。 姜辰辰凑上来,但是突然停下,鼻子皱起。「不亲,太骚!」她很坚决地说。 「要不,你用下面的嘴亲亲我?」我说。「大色狼!…老师我去给你做饭吧。都 六点钟了。」她说着,起身穿衣服,边走边说,「一会把嘴洗洗,不然不准吃饭!」 语气活脱脱地是个家庭主妇。
 
  那天晚上,我和姜辰辰讨论了一会她上课遇到的一个问题。上床后,我让她 俯在我身上,一边慢慢在她到体内进出,一边跟她建议给郑秋打个电话。「他一 个人在家,可能会孤独。你是不是关心一下他啊?」我说。姜辰辰从善如流,在 电话里问老公晚饭吃的什么,汇报了我们看秋叶的旅程,当然在郑秋的询问下, 也讲述了我此刻正在对她做的事情。
 
  这个周末,我似乎找回了夫妻过日子的感觉。到了下一个星期六,郑秋邀请 我去他们家。到了这一步,我和他们都开始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坐在姜辰辰身边,一只胳膊从后面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从她的衣服下面伸到 她的腿间,轻轻地抠摸泛滥的阴户。郑秋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跟我讨论长期的安 排。
 
  「老师,辰辰说你以前跟太太是每天至少一次。」郑秋问。我点点头。郑秋 朝姜辰辰的裤裆部位扫了一眼,说,「我跟辰辰商量过了。如果老师愿意,每天 都可以来我家找辰辰,也可以常常来这里过夜。」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想了想 郑秋的建议。「郑秋,辰辰,谢谢你们的邀请。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我每天早上 9点左右来找辰辰,完事后我开车带辰辰去办公室。至于来这里过夜,虽然我很 愿意,但关键是不扰乱你们的日常生活。我就每个月来一次吧,你们觉得呢?」 
  这个安排一直延续了很久,唯一的调整就是把一个月一次改为姜辰辰月经结 束后的第一天晚上,因为安全期可以不用安全措施,而郑秋喜欢看我的精液从他 老婆的屄中缓缓流出。姜辰辰也会时不时地到我家过周末。为此我还专门带着她 去买了床单、枕头罩、浴巾等等,把我的卧室装饰得更适合她的口味。
 
  转眼就是一年。一天早上,我到了姜辰辰家,郑秋已经早早去实验室了。我 感觉到姜辰辰有心事,「怎么了?」我问。「昨天晚上我们跟郑秋家通话,她妈 妈希望我们尽快要个孩子。」她说。「你是怎么想的?」我问。「孩子是早晚都 要要的。我就是觉得现在早了一点。我才23岁哎。」姜辰辰说。顿了一下,她 问我,「老师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更合适?」
 
  生儿育女不是小事。我想了一会,谨慎地给出我的分析。在我看来,现在受 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更倾向于晚一些要孩子,有更多的时间来做事业和无拘无束 地享受生活。但是姜辰辰他们还有另一个选择,即在姜辰辰修完全部课程开始做 博士论文的时候生孩子。在这个阶段,博士生的时间最灵活,如果有长辈帮助就 更容易。等博士毕业,孩子也有了,可以全力以赴地去工作。相比之下,如果上 学期间不要孩子,刚参加工作的头几年压力最大,越发不适合要孩子,一拖就要 到30岁之后了。
 
  年底放寒假的时候,我带上郑秋和姜辰辰,到加勒比海的一个岛上去度了七 天假。我征求他们小两口的意见,预定了一个juniorsuit,其实就是 一个大房间,里面一张大床,另外还有一个会客休息区,用一段半人高的小墙跟 大床隔开。会客区有个大沙发,拉平就是一张床。
 
  我们入住的时候,前台的小姐笑咪咪地祝愿姜辰辰度过一周难忘的时光。 「谢谢!我会的。」姜辰辰很大方地回答。白沙碧水、绿树黄墙。举目尽是近乎 赤裸的各国游客,无处没有极度丰盛的异国美食,不断地刺激着大家的感官。到 了晚上,郑秋自愿睡沙发床。我和姜辰辰一丝不挂地相拥在大床上。我突发奇想, 「这张床这么大。把郑秋叫过来吧。我们两人可以轮流肏你。」姜辰辰沉默了一 会,嗯了一声。「你叫他?」我问。「你叫,」她说。
 
  「郑秋,过来吧。让辰辰享受一下咱们两个男人的爱抚。」我说。安静了几 秒钟,郑秋走到大床边,躺在姜辰辰的另一侧。我让姜辰辰侧过身面对郑秋,我 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慢慢地进出。她马上找到了节奏,下半身朝后一耸一耸地 配合我的动作。
 
  我从姜辰辰的肩膀看过去,只见郑秋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的妻子,慢慢地把嘴 凑上去吻她,从脑门一直吻到乳房。「辰辰你真美。我爱死你了。」他轻声地告 诉姜辰辰。姜辰辰也一边摇动身体配合我肏屄,一边伸手搂住郑秋。「我爱你, 爱你,…」她喃喃地说着,跟呻吟声混杂在一起。
 
  我肏了一会,抽出鸡巴,让姜辰辰转过身来背对郑秋。「郑秋该你了。快射 精就停下来,让给我。」我说。就这样,姜辰辰在我们两个男人之间被传递了两 三次,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感觉到郑秋接近高潮,我把手伸下去找到姜辰辰 已经肿成一粒黄豆大小的阴蒂,快速揉动。在声嘶力竭的尖叫中,她高潮了,伴 随着郑秋突然发出的沉闷喉音和像抽搐一样的抽插动作。
 
  我把姜辰辰从床上扶起来跪好,从后面直接插近她的屄里。因为郑秋刚刚射 过精,她的阴道里又热又湿,我的每次进出都带着在狭小容器中搅动液体的声音, 两人的生殖器上也很快涂满了白色的lovebutter。姜辰辰的叫声带上 了哭腔。我加快进出的速度,告诉躺在一边观战的郑秋从下面去摸姜辰辰的阴蒂, 同时我用手指沾上一些肏出来的白沫,在姜辰辰的肛门上揉了几下,突然把手指 插进她的直肠。
 
  姜辰辰发出的嘶叫瞬间充满了宽大的房间,阴道在急剧收缩,像一只有力的 手攥住我的鸡巴。我感到进出的困难,越发加大了肏动的幅度和冲撞的力度。这 是阴户和阴茎的决战,是软和硬的对接,是阴和阳的最高度对立和统一。我通过 鸡巴不停地喷射着,姜辰辰用屄鼓励着我的喷射,用尖叫迎接着我的喷射。她的 肛门和我的手指也在复制着同样的痉挛和进出。我和她的下部都是一片狼藉。 
  终于,所有的人都瘫倒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郑秋回到他的沙发床上, 我和姜辰辰也各自进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沙滩上遇到我们的隔壁邻居,一对三十多岁的加拿大男 女。「你们好!我是琳达,这是我的情人汤姆。」对方女士很主动。「嗨!我是 辰辰。这是我丈夫,这是我情人。」没想到,姜辰辰这么大方。琳达笑容满面地 看了我们两个男人一眼,对姜辰辰说,「你真是个幸运的女孩。汤姆和我都听到 你昨天晚上过的很开心。哈哈!」我们都笑了。在这种旅游地点,好处之一就是 大家既不相识又没有利益冲突,都可以活得更真实。
 
  琳达一边笑一边用带有含义的眼神看汤姆。汤姆笑着反击,「嘿!别看我, 我不在意让你老公加入进来。」琳达咯咯地笑,「他不成。他是嫉妒类型。在你 把我捅出高潮之前,他会用刀把你捅进地狱。」琳达显然也是个外向性格。在我 们放松的大笑声中,琳达跟姜辰辰说,「我现在还没有下到海里,但是这个话题 已经让我全湿了。哈哈。幸运女孩,我自然不能向你借用你可爱的丈夫。不过如 果你同意,我会很愿意借用你的英俊情人啊。」
 
  这不过是个特定环境下的玩笑。可是姜辰辰显然没有准备,笑容僵化在脸上 却一言不发。我感觉场景有点尴尬,就呵呵地笑着说,「感谢你的友好邀请。很 不幸的是,」我故意夸张出一副苦脸,「我这次是专门被雇用来让这位美丽的女 士享受天堂之美好的。」大家在笑声里转移了话题。
 
  从加勒比海回来之后又过了几个星期,姜辰辰到我家来过周末。激情过后, 她软软地趴在我身上,突然说,「老师,我觉得我很自私。」「从何说起?」我 问。沉默了一小会,姜辰辰幽幽地说,「那天在沙滩上,琳达说要借你。我当时 感觉就像脑子里打了一个雷。有那么几秒钟,我特别恨她…」「辰辰,」我打断 她,「你的反应很正常。再说了,我虽然是个色狼,还天天占女学生的便宜,呵 呵,可是我对现在的生活真的非常满意。你如果问我遇到漂亮女人会不会想多看 一眼,我会。但是养眼跟真正拥有亲密关系是两码事。我现在每天都有时间跟你 在一起,我知足。」
 
  「老师,我说的不是这个。」姜辰辰翻身躺到床上,面对着我。「遇到郑秋, 遇到你,我觉得我运气很好。我真的希望一辈子都这么过。可是我光顾自己,竟 然忘记你是单身,你也需要在身边有个女人。老师你别打断我,」她把手指放在 我嘴唇上,「我从加勒比海回来就一直在想,真希望我能分成两半,一半给郑秋 做老婆,一半给你做老婆。可这是不可能的。我占着两个男人,还嫉妒,是自私。」 
  我心里很感动,为姜辰辰的善良。也有一丝惆怅,因为她说的不错,我内心 里也渴望身边有个伴。不过我已经是中年人,分得清梦想和现实的区别。以我现 在跟姜辰辰的关系,我应该满足,至少我没有资格抱怨生活对我不公。「辰辰你 听着,别让这种没用的想法来折腾自己。我是真心的对现在的安排很满意。如果 以后遇到合适的人,我也会认真考虑。对了,刚出来一部科幻大片,据说非常好 看。上网看看附近的立体影院,下一场是什么时候?看完电影回来,咱们还要讨 论一下目前这个实验的一些细节呢。你不能光从我这里拿工资不给我干活吧?」 姜辰辰亲我一下,光溜溜地下床去拿她的笔记本电脑。
 
                第四章
 
  暑假又到了。姜辰辰已经修完了大部分的课程,再有一个学期就可以进行博 士资格答辩,专心做论文。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读文章,姜辰辰出现在门 口,还是像她一贯的那样,袅袅婷婷地靠门框站着,静静地看我。我抬起头,请 她进来坐。她顺手关上门,笑咪咪地走到我面前:「老师,你渴不渴?喝点水吧。」 自从她的那次恶作剧之后,让老师喝水具有了特殊涵义。我伸手抱住她的腰肢, 「今天早上不是刚刚肏过你吗?又浪了?」我说,嘴里真的觉得干干的。「嗯。」 她很干脆。
 
  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把她的小内裤拉下来放到一个抽屉里。她坐在我的办 公桌上,脚踩着桌沿,毛茸茸的屄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面前。我坐在桌子前,注 视这个被我亲密过将近两年、平均下来每天都要肏一次的阴户。流出的淫水已经 在阴道口的凹陷处积成小水潭。我低下头对准那一沟粉红吻下去。
 
  其实我和姜辰辰只是偶尔才在办公室里亲热。一是毕竟不安全,二是在这里 她只能尽力压抑着不出声。对姜辰辰来说,这有些难度。这一次,她高潮之后懒 懒地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今天是怎么了?」我问。「也不为什么,就是想你。」 她顿了一下。「郑秋他妈前几天又说到想抱孙子。我跟郑秋商量了。你上次说的 那个选择其实挺好的。我如果尽快怀孕,明年前半年就生了,正好在博士资格考 试之后。我妈说,她可以来美国帮我们看孩子。」
 
  年轻人办事就是干脆。八月底,姜辰辰怀孕了,预产期是第二年的五月下旬。 在北美,孕期被分成三个三月段。第一个时段,不少孕妇有强烈的妊娠反应。第 二个时段,基本上跟常人一样,只是腹部开始显现。第三个时段,因为身体重心 改变而造成腰背不适。落实到性生活上,是前三个月孕妇没心思,中三个月因人 而异,后三个月肚子太大不方便。除此之外,北美并没有中国文化中那些担心造 成流产的说法。姜辰辰可以算是教科书里的范例。
 
  刚怀孕时,姜辰辰呕吐很厉害。好在她只剩下一门课,余下的时间都是在准 备博士资格考试,所以我让她少去办公室。这段时间我们都停止性生活。虽然医 生说(当然是跟郑秋说)整个怀孕期间性生活都安全,但是就怕万一。我不想成 为造成姜辰辰小产的原因。那可就是人品问题了。进入第二时段,我再次成为她 们小两口家的常客。这期间有三件事情值得一提。
 
  第一,是姜辰辰在年底顺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当天晚上我们去一家法国 餐馆庆祝一番。越南香茅烤比目鱼(说实话不是很好吃)配Sauvignon Blanc白葡萄酒。回到她们家,我们三个人脱光躺在床上,姜辰辰面对郑秋 被他搂抱着,我从她后面插进她的屄里。除了偶尔动一下保持我的坚硬,我们就 这样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直到大家都沉沉睡去。
 
  第二,是郑秋和姜辰辰离开学校的研究生宿舍,搬到离我不远的一个公寓小 区,是两室一厅。姜辰辰的母亲要来帮他们看孩子,原来的一室一厅肯定住不下。 我问她母亲什么时候来,她说安排在她生产前一个月。「等我妈来了,我就该想 你了,」她闷闷地说。我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这属于不可抗拒事件。再说了, 人家夫妻早晚要到外地去另立门户。我能有这几年的机会跟姜辰辰在一起,我应 该知足。
 
  第三件事比较怪异,让我怀疑网络仙侠小说里的「道侣」之说或许确有其事。 一个周末,我应邀去他们的新家。姜辰辰的腹部已经开始凸出。她光着身子穿一 件肥大的睡衣。因为她身材的变化,我们肏屄时不再象以前那么充满「动感」。 我一般让她躺在床上张开腿,我给她舔屄。然后我躺在她身后,把她上面那条腿 撩起来搭在我身上,我从后面插进去慢慢地进出。
 
  这天上午,我和姜辰辰按照这个程序合为一体,郑秋在客房里用电脑。我一 只手轻轻搭在姜辰辰的腹部,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慢慢肏动。江辰辰用手捂着我的 手,一动不动地享受我们的慢速交合。突然,她说,「老师,我觉得咱们目前这 个试验的设计应该改动一下。」「怎么改动,」我愣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她是在 说工作的事情。「如果在第二步和第三步之间再加上这么一步…」她开始具体地 描述她的想法。一分钟之内,我就被她的建议给说服了。
 
  我兴奋起来,快速地肏几下,又说几句我想到的问题或者补充。姜辰辰用同 样的方式回应,下身耸动几次配合我肏动,然后停下来继续讨论。我们两个人进 入一种肉体和思维同时高度活跃的状态,就这样肏肏谈谈,二三十个回合之后, 新的试验设计基本完成。我加快进出的幅度和频率,一只手也放在姜辰辰的阴蒂 上又抠又摸。她的呻吟慢慢变成尖叫,阴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引导着我射出一 股股的精液。等我们都从亢奋中恢复过来,姜辰辰轻声问,「想不想去实验室?」 「好,你去跟郑秋说一声,」我说着,起身去浴室清洗。
 
  重新设计的实验在一周后完成。我们把结果写成文章寄给一个举世皆知的刊 物,竟然在两个星期之后就收到通知,将在下一期发表。就这样,姜辰辰在读研 究生的第四年,刚刚通过博士资格考试之后,作为第一作者在世界顶级的学术刊 物上报告了一个新发现!在我们三人的庆祝晚餐上,郑秋用一个受过训练的科学 工作者的严谨措辞说,「从已知的文献来看,这很可能是科学史上第一篇肏出来 的文章。」我倒是觉得,如果低烈度性交可以激发智力活动,也许同样可以促进 传说里的修炼。那不就是「双修」吗?
 
  有了这次经历,在慢速肏屄的同时讨论一些难题成了我和姜辰辰亲热的内容 之一,我们也因此而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直接或者间接地又「肏」出了3篇 论文 .这些文章让姜辰辰成为一颗新星。
 
  距离姜辰辰分娩还有40多天,她妈妈从国内来了。我们暂时中断已经持续 两年多的性交往。预产期前一个星期,姜辰辰挺着大肚子来到我的办公室,说她 妈希望她在坐月子期间不必来学校。我自然是没有问题。聊了几句之后,我预祝 她和婴儿平安,就催她回家了。再次见到姜辰辰,是庆祝孩子过满月。
 
  郑秋和姜辰辰为孩子的满月开了一个小型的party,邀请了我,还有姜 辰辰和郑秋的好友,都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姜辰辰生了一个男孩,模样似乎更 像郑秋一些。姜辰辰的妈妈做了丰盛的饭菜招待大家。因为在场的大都是年轻人, 我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就以工作为由告辞。郑秋送我出来,在停车场跟我说,「老 师,辰辰已经出月子了。不过医生建议产后六个星期再恢复性生活。所以还要再 等两个星期。」他说。
 
  我知道他是好意,不过这话听起来还真像我是个急不可耐的色狼、一心盼望 肏他老婆似的。我赶紧说,「郑秋,生儿育女是大事,母子的身体是更大的事。 我现在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而且我还想跟你说,你们现在已经做父母了,多 出了很多新职责,生活重心跟以前不一样,你岳母也在这里。你如果想中断以前 那种安排…」说到这里,我觉得可能会被误解,马上补充说,「你千万别误会, 我像以前一样喜欢辰辰,我是为你们…」「老师我懂你的意思。」郑秋打断我, 「谢谢你为我和辰辰考虑。我跟她谈过,我们都想继续生孩子之前的安排,只要 你还愿意。」我觉得,再客气不但违心而且虚伪,就说「好。那我随你们的安排。 不过千万记住,要以母子的健康为重,宁可多恢复些日子。另外,小心别让你丈 母娘察觉了,不然咱们都会有大麻烦。」我说。
 
  郑秋他们显然听从了我的建议。又过了大约一个月,郑秋从办公室给我打电 话,说第二天早上他在上班的路上把姜辰辰送到我那里。小别胜新婚,对我和姜 辰辰同样适用。我们从早上8点45分开始,战战停停缠缠绵绵,直到10点多 才结束。冲洗干净之后,我们一起去提前吃了午饭,我又把她送回她家给孩子喂 奶,告诉她下午可以晚些再去实验室。从此以后,我们基本上又回到以前的时间 表。只不过每天早上由郑秋把姜辰辰送到我家,事后我开车和她一起去学校。中 午时间,姜辰辰开我的车回家喂奶。下午郑秋开车接她回家。日复一日。
 
  孩子长到三个多月的时候,我跟姜辰辰去附近一个城市开会。按说,她不应 该在这个时间外出。不过这次会议特别邀请我和姜辰辰、就我们前些日子的新发 现做一次演讲。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可是姜辰辰以后要在学术界发展, 这样的机会还是很珍贵的。反复考虑之后,姜辰辰决定去开会,并听从我的建议, 只去一天,做完报告就回来。
 
  我们当天晚上在会议宾馆入住,以便第二天早上演讲,然后乘中午的飞机返 回。这段时间以来,姜辰辰总是早上给孩子喂奶,然后由郑秋开车送到我家。我 和她亲密的时候虽然也吸她的奶头,可是乳房里刚刚被孩子吃完,所以我每次只 是尝到几滴奶水而已。这次开会,我们下午上路。到了晚上,姜辰辰的奶水已经 再次充盈。我的嘴刚刚碰到她的奶头,乳白色的细流就喷涌而出,直直地射到我 的脸上和嘴中。
 
  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个场景很刺激。可是当我大口地吞咽着甜甜的奶汁,一阵 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和委屈突然占据了我的身心。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眼睛里 的湿润。姜辰辰查觉到我的情绪变化。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脸,在我们的交 往中第一次直呼我的名字。「文之,是不是感到孤单,想妈妈了?」她问。我没 有回答,但是心里认同她的直觉。是啊,大学毕业直接出国,在海外闯荡。第一 次婚姻失败,四十岁上再次形只影单地活在世上。大概是姜辰辰的奶水,冲起了 已经深深埋藏在潜意识中的儿时记忆,让我怀念在母亲身边所得到的安全和爱抚。 人这一辈子啊!
 
  我一言不发,把姜辰辰的两个乳房吸干。她也一言不发,似乎在专注于哺乳。 过了好久,姜辰辰说,「老师,你不能总是单身啊。你身边应该有个伴儿。」我 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清楚我需要一个伴侣来共度后半生,可是我同时也真心地 舍不得姜辰辰。此外,我也为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表现的这么柔弱而感到不好意思。 男人的自尊,可能是愚蠢的,但也是真实的。
 
  大约过了3- 4个星期。一天早上,江辰辰和我大战结束,筋疲力尽地躺在 床上。「老师,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说,可是又拿不定主意。」「什么事?」我 问,一只手轻轻地按摩她的肩膀。江辰辰一言不发,似乎在犹豫,看起来不是小 事情。「辰辰,你如果拿不准说还是不说,就不要着急。」我说。
 
  「老师,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跟你也有关系,需要听听你的意见,」她停 顿了一会儿,慢慢地说,「过去这几个星期,我一直在想,该不该给你和我妈做 个媒。」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