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春实录]-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买春实录]
[买春实录]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买春实录
 
    四点十五分了。
 
  爱美看了看腕上的名贵手表。她把头垂得低低的,凝望着在桌面 下把弄着的手指,一头染成粉红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膝盖上。她的手指 又修长又纤细,指甲上涂了最流行的变色蔻丹。鹅黄色的连身迷你裙 仅仅盖住了同色的三角裤,将她那双骄人的美腿完完全全的显示人前 。在盈握的细腰之上的是比例适中的胸脯。爱美的乳房不大,但以十 六岁的年纪来说,却也不算小了。
 
  她感到有点冷,连乳头也冷得变硬竖起了,无所遁形的在单薄的 布料下显现了出来。爱美有点后悔为甚么要挑了一个无吊带的纤薄乳 罩。她只有尽量的合紧双臂,希望把凸起的尖端隐藏;但却忘记了两 颗肉球被挤压而形成的深沟,同样也可以叫人看得血脉沸腾。
 
  爱美不安地再次偷眼四望,平日下午的高级酒店里的咖啡室是绝 对的幽静,周围只有一、两 客人。当然了,在这个繁忙的办公时间 ,谁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爱美深唿吸了一下,尚带着少许婴儿肥的面蛋嫩得可以滴出水来 。她今天化了个淡妆,淡红色的胭脂在青春而光滑的皮肤上添上了一 丝冶艳,粉红色的唇膏也为饱满的樱唇加添了几分成熟的诱惑。浓密 的眉毛下,无邪的大眼睛在忐忑不安的东张西望。
 
  她不敢望向前面,因为她感觉到坐在斜对面的中年男人一直目不 转睛的盯着她,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使她感到非常的不自然。使她不 其然联想起在公共轨道车上那些讨厌的色狼般的眼光。
 
  她又再低下了头,望着手腕上的名贵手表,心中嘀咕着:「已经 迟了十分钟了,真是…!」
 
  她的信心开始动摇了,究竟是不是还要等下去?她又再看看腕上 的名贵手表…。
 
  「喂!爱美,你决定了吧?」珍珠说道。
 
  她是爱美的同学,也是宿舍的室友。她们两人还穿着校服,在月 面都市「琼宫」市中心的珠宝店的橱窗前,隔着玻璃,看着里面陈列 着的名贵镶钻腕表。
 
  「就是这一支!」珍珠凑在爱美的耳边低声说:「隔邻班上的玛 丽莎前天也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准备在圣诞舞会时抢你的镜头呢! 」
 
  珍珠指着一支十分昂贵的钻石腕表。
 
  说起圣诞舞会爱美便气了。她去年暑假时辛辛苦苦的打工,省吃  用的储了一笔钱,买了一条漂亮的钻石项链。原想在圣诞舞会炫耀 一番的,怎知…那邻班的玛丽莎竟然戴了条一样款式,但却更加名贵 的项链出来。马上吸引了全场的注目,还把舞会皇后的 头抢走了。 那个圣诞,是爱美最不开心的圣诞!
 
  爱美和珍珠都是月球圣洁女子高中的学生。圣洁女子高中是月球 上很有名的学校,它不是贵族学校,学术水平也不算高;而且学费十 分昂贵。这所学校是以出产「淑女」而闻名的!它的学生的「出路」 通常都很好!据统计,有百分之七十的毕业生,都可以嫁入豪门。因 此很多比较贫穷的父母,宁愿在别的方面尽量节省,也努力的将女儿 送入这所学校。
 
  爱美和珍珠都是寄宿生,她们的爸妈都不富有。能够支持她们的 学费和食宿费,已是十分吃力。打扮、买首饰等花费,他们实在力有 不逮。
 
  但那个玛丽莎实在太可恶了!爱美原是公认的校花,但当玛丽莎 一插班到圣洁女子高中,马上便将她所有的锋芒都盖过了!玛丽莎不 比爱美漂亮,但是她有钱!一旦包装起来,爱美自然有点黯然失色了 。
 
  珍珠是爱美的「死党」,她最是不值玛丽莎的气焰,因此时常为 爱美搜集情报。当爱美知道玛丽莎打算再次在圣诞舞会上杀她的锋头 后,心中更是大急。因为这已是毕业前最后一个圣诞舞会,不少有钱 的人家,会藉此机会挑选未来媳妇的。而且,她也咽不下这一口气。 
  所以,她向珍珠求助。
 
  珍珠的家境比爱美更拮据,但是她总是有花不完的钱。爱美知道 她私底下参与了少女卖春的行列。
 
  所谓少女卖春,其实是在廿三世纪通讯网络上的非法交易。不少 男人愿意付出高¤,透过青涩的少女胴体,寻找逝去的青春。而透过 一个秘密的通讯频道,愿意出卖身体的无知少女,便可以用肉体去交 换金钱。当然通讯频道的主持者,会从中抽出一个百分比作为佣金。 参与的少女都是自愿的,她们事先可以要求查看寻春客的大概身份, 也可以观看他的容貌。如果不喜欢的话,也可以拒绝交易。
 
  参与卖春的少女一定要是青春美丽的,因此¤钱绝不便宜。通常 都是十分富有的男人,才可以负担得起这消费。
 
  看著橱窗中的腕表,爱美毅然下了决心。她向珍珠问道:「是不 是只要做一次,便够钱买下这支腕表?」
 
  珍珠的大眼睛转了一转,皱著眉说:「这腕表太昂贵了,只做一 次可能不够。除非…。」
 
  「除非甚么?」爱美焦急的追问。
 
  珍珠明亮的眼珠儿闪起捉挟的神采,她把嘴唇贴近爱美的粉腮上 ,妖媚的说道:「除非你还是个处女!」玉手在爱美充满弹力的屁股 上打了一下。
 
  爱美马上羞得满面通红,微微的点了点头。
 
  珍珠见她的羞赧,笑著说:「算了吧!你不要开玩笑了?」
 
  爱美跺脚嗔道:「人家没有骗你!我还未试过…的!」声音渐小 ,几乎要把耳朵凑到她唇边才可以听清楚。
 
  珍珠反而严肃起来:「爱美,你是认真的?」
 
  爱美用可爱的大门牙咬著下唇,无比决心的点下头。
 
  接下来,珍珠为爱美安排了这次交易。她特地为爱美挑选了一个 又老又瘦,看来没七十岁也有六十九的男人。珍珠说老年人大多数都 是「有心无力」的,据她的经验,只要先用口为他们发泄一次,他们 多数无法再卷土重来的。要是好运的话,说不定爱美不用真的失去处 女就可以混过去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出得起钱!他虽然指定要处女!(而 且必须是真的处女,不是「再造」的赝品。) 但他愿意付出的¤钱却 是正常的五倍!光是先付的定金已经足够买下这名贵腕表。而且不  要陪足他一整晚,只要由晚饭後到午夜的十二点就成了。这刚好符合 了爱美的如意算盘。
 
  爱美回想起昨晚。珍珠特地为她找来了一套虚拟视像光碟,是一 套十分露骨的「A片」。珍珠说要先为她补习一下,在真实的虚拟画 面中,爱美第一次接触到男人的器官。她的父母一开始已计画将她嫁 入豪门,因此对她的管教极严,从小读又是全女班的寄宿学校;爱美 根本很少有接触男性的机会。当她第一次看到昂首吐吞的大肉棒的时 候,那种惊天动地的震撼真是不可言喻。
 
  结果她和珍珠一面看虚拟电影,一面在床上互相抚慰起来。这还 是她们的第一次,现在回想起来,爱美仍然有点面红耳赤。
 
  「五点钟了。」
 
  爱美又再看了看腕上的名贵手表,她有点不耐烦了。忽然间有人 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好一抬头,便看到一大束的鲜花。
 
  那是金色的卫星玫瑰!是最名贵的品种!爱美觉得它那扑 的香 气其实有点儿俗气;但她还是很高兴 这花是最贵的。
 
  「你便是爱美吗?」爱美这才留意到大束鲜花後面的面孔。那是 张陌生的男性面孔。是张饱历风霜的脸,岁月在秀逸的面庞上明显的 刻上了无情的烙印,不过仍然可以看不出,这人在年青时一定很好看 !
 
  「爱美?」
 
  「噢!对不起。」爱美回过神来,羞涩的说:「你…你比照片上 看起来年青些。」
 
  的确,男人的相貌比照片上的年轻,看来只有五十来岁。面上的 皱纹像古老唱片上的磁轨,深刻的纪录了他的大半生。爱美从没有想 过自己老了之後会变成甚么模样。老,对一个只有十六岁的青春少艾 ,毕竟还是太遥远了一点。
 
「哈哈!」男人开怀的笑起来,可以看到他的牙齿不很整 ,而且有 部份失去了:「小妹妹,多谢你的恭维。我今年已经七十二岁了。」 他的声音也还很年青嘛。
 
(注:在廿三世纪,因为营养良好和医药发达,蛀牙已经完全绝迹了 。所以绝少人的牙齿会不整 的。)
 
  「那么?」老人的笑声猝然静止,皱起眉头专注的说:「小妹妹 ,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
 
  他双手在胸前交叉,手背上的筋脉又粗又明显。
 
  「你已经见到了我的真人了,我现在给你一个最後的机会反悔 ,取消今次的交易。」
 
  他仍然保持著微笑,不过笑容可十分的 硬:「当然,你必须把 定金退回给我。不过这束鲜花你倒可以拿回家的。」
 
  爱美犹疑著,金钱和贞操,究竟那一样较重要?
 
  「我…。」她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想起了珍珠的「忠告」。 她用稍大的门牙咬一咬下唇:「我只须陪你到今晚十二时,是不是? 」
 
  男人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是!」
 
  爱美再问道:「只要到了十二点,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我都可 以马上离开?」
 
   (她当然不会说:「就算你仍然不能取去我的贞操,我也可以离 开?」。)
 
  男人面上的笑容更盛:「是!只要时钟一到达午夜十二时,你便 可以马上离开。」他从上衣掏出了一个纯金的古老佗表,「的」的一 声打开了表盖。那是支很古老的佗表,爱美看到表面上只有一支针, 停在十二点钟的位置。
 
  得到了男人的保证,爱美放心了。她马上堆起了可以把冰雪也融 化了的灿烂笑容:「我再没有其他问题了。…先生!」
 
  「查理!」男人说道:「我的朋友通常叫我「查理」!」他伸手 抚在爱美的手背上,爱美很自然的想缩;不过只是一下,她马上忍住 了,没有缩开手,柔顺的让他握著。
 
  「你很美丽!」查理赞美著,手在爱美的手背上缓慢的抚弄著。 粗糙的皮肤令爱美很不自然;而且那这种异性的接触,对她来说亦太 陌生了。
 
  慢慢的爱美竟然生起昨夜偷看「A片」的动情感觉。那手背上的 轻轻摩擦,竟像可以擦出情欲的火花。她心中忽然浮现起珍珠的「告 诫」:「千万不要动情!要尽量的拖延时间!」爱美心中一震,飞快 的抽回玉手。
 
  「你…!」查理一愕,语气中已有怒意。
 
  爱美马上坐到他的身边,将娇躯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嗲声嗲气 的说:「不要恼嘛!查理哥!人家还只是第一遭…。」水汪汪的的大 眼睛,似在诉说心中的羞赧。
 
  查理不禁大乐,笑道:「那我们上房间去吧!」
 
  爱美却说:「不用急嘛,人家还未吃晚饭。现在肚饿了!」她像 向爸爸撒娇似的说。
 
 「也好!先吃饱再来。」
 
  爱美吃得很慢,真的很慢!她几乎连每一粒饭也要切开,半粒半 粒的吃。到她吃完甜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时了。查理很有耐性的 没有催促她,他只是跷起了腿舒服的挨在椅上,拿著酒杯慢慢的呷著 。他悠闲地欣赏著这可爱的美少女的美丽吃相。一点焦急的意思也没 有。
 
  美丽的面庞低低的垂下,只看到那长长的眼睫毛在一霎一霎的。 小巧的 子十分可爱;那涂上了淡淡唇彩的樱唇,慢慢的将怠匙上的 雪糕吞没。樱桃色的灵巧舌头轻轻将黏在嘴角的雪糕舔去。抹上淡淡 胭脂的面颊红扑扑的,是羞涩还是连爱美自已也感到不好意思了? 
  她终於放下了手中的怠匙,完了!
 
  「吃完了?」查理微笑道。成熟的眼神像洞悉世情。
 
  爱美无奈点了点头。
 
  查理忽然向她伸出手,爱美不由自主的想退後。
 
  「嗯…。」查理的手指摇了摇,手已伸到爱美的粉面前;爱美不 敢再缩,不知所措的闭上了眼睛。
 
  爱美感到餐巾在嘴角上抹了一下,她张开眼,看到查理温柔的笑 著:「真是不小心,吃完东西也不抹乾净。」像个慈祥的长辈! 
  爱美的心在突突的跳!她躲在浴室中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看看腕 表,已是十一点十五分了。
 
  喝完咖啡後,她再没有藉口不上房间了。才一进房,她便马上的 窜进浴室里说要洗澡。在浴室中一担就是半个钟头,再也搁不下去了 。
 
  她用大毛巾紧紧的裹著身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浴室的 门。
 
  「洗完澡了?」查理看来一点恼怒都没有,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 ,身上还是穿著整 的衣服。连爱美也感到纳罕。
 
  「嗯!」爱美点了点头,水珠从湿漉漉的粉红秀发上滴落在地毡 上,化开了一轮一轮的水印。
 
  查理慢慢的脱去外衣:「好!我喜欢乾净。」他向爱美招招手: 「过来坐下吧!」他拍拍身畔的床边。
 
  爱美咽了一口口水,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她感到小小的心脏在疯 狂的博动,快要从口里跳出来了。
 
  查理一手将行近的少女拉住,轻轻的把颤栗的胴体抱入怀中。他 凝望著爱美的惊惧双瞳,恍惚直瞧进她的灵深处。爱美马上闭上羞 赧的眼睛,避开火灼灼的挑逗目光。温润的樱唇被紧紧的吸吮住了。 她不禁微微的挣扎,勉力的抗拒著那要侵入檀口的吞头。大腿上一阵 灼热,是查理的手!爱美惊叫,口腔中马上被塞入了男人的舌头,和 她的处女香舌 缠在一起。口腔中也感觉到了男人的唾液,充满了异 样的味道,好像有点苦涩。
 
  汹涌的感觉从交缠的舌尖扩散,在少女的心嵌中掀起滔天的巨浪 。四肢百骸都像失去了感觉,只剩下一波一波的快感。到她再次回复 意识时,身上的大毛巾已经松脱掉在地上。晶莹的女体上,只馀下仅 仅覆盖著耻丘的小小内裤。
 
  年老而冰冻的手,肆意的在青春而丰硕的胴体上浏览著;充满技 巧的抚摸,撩起怀春少女的情欲。爱美闭上美目,享受著初次体会到 的温柔爱抚。
 
  「哎唷!」粉背上顶著的,便是…那男人的家伙。爱美心神一震 ,马上记起了珍珠的「计划」。
 
  她马上爬起来,装作不经意的往腕上的手表一瞥。
 
  十一时三十分了!
 
  她轻轻推开查理的抚摸,在他的疑惑眼光中,慢慢的在床前蹲下 来。颤抖的小手生硬的抚在查理的腿间,虽然隔著裤子,她仍然感觉 到那巨棒的热度和硬度。查理身上最年轻的地方,似乎正是他的小弟 弟。
 
  爱美慢慢的把拉链拉下,无限犹疑著的把小手伸进绷紧的内裤中 ,握著了火热的巨龙。
 
  「好大!好硬!好热!」爱美合上眼,脑海中浮现出手中火棒的 形状。似乎比昨晚「A片」里的男主角更加大啊!
 
  爱美将阳具缓缓的掏出来。啊!狰狞的巨龙马上在她的眼前昂首 吐舌。一阵奇怪的气味马上冲进爱美的 孔中。真的好大!爱美一支 手也不可环握。磨菇状的前端在张著小口,吐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爱美感到一阵恶心。
 
  爱美再往腕上的手表一瞥,十一时三十五分了。
 
  「只要令它发射!」珍珠的叮嘱犹在耳边。
 
  爱美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用舌尖在巨棒尖端上舔了一下。男人 的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火棒胀得更大了,爱美必须用双手才能握 紧。
 
  「太可怕了!怎也不可以让这怪物闯进自已毛身体内!」爱美心 想。她用力的张大小嘴,将整个菇状物含进口内。
 
  「噢!」查理发出满足的呼喊。
 
  灼热的龟头快要把爱美的小嘴撑裂了,她强忍著泪水,用舌头不 断的在火棒尖端的小孔上扫动。同时缓缓的把巨棒在口中套弄。这是 珍珠教她的。珍珠说:「用口替他吸出了第一次,一定要用力的吸, 要连男人精囊中所有的存货都吸出来!上了年纪的男人,一定不能在 短期内恢复。说不定一整晚也再硬不起来呢!」
 
  爱美十分落力的舔。张大的小嘴快麻了,舌头也累透了。而且口 中满是苦涩的体液, 子也满是中人欲呕的浓烈男性体味。爱美继续 含弄著,忍受著老人双手在肉体上的骚扰。
 
  「快…快…快射吧!」
 
  男人大口大口的在喘气,全身都在剧烈的震动。十指紧紧的抓著 爱美的丰硕美乳,抓得她很痛。来了!口中的火棒发生了连串的抽搐 ,男人用力的将肉棒顶在少女的喉头上,拚命的忍住,想享受多一刻 登上天堂的极乐感觉。
 
  「不能停下来!」爱美心中大急,连忙用力的吸吮。
 
  「呀…!」男人紧张得几乎把爱美的头发也扯了下来。胯下的巨 龙一阵一阵的狂跳。爱美只感到灼热的龟头突然暴 ,一蓬火热的岩 浆冲射在娇嫩的喉咙上,灼得她一阵昏厥。稠浓的浆汁瞬即灌满了整 个口腔,爱美想吐,但口中仍塞著巨棒,她只能把刺 的浆液全部吞 下肚里。
 
  炽热的爆发持续了数分钟,爱美的眼角流下了委屈和高兴的泪。 她还记得用力的吮吸,直到口中的巨龙冷却了,消退了;老人抓在她 头上的双手也松开了,她才能将缩成一条蚕虫般的阳具吐出来。 
  男人仍在仰首歇息,回味著刚才的高潮。
 
  爱美缓缓的抬起头,面上的红晕犹未散去;眼角上的泪痕流到嘴 角上,和残留的精液混在一起,一点也没有损及她天使一般的无邪。 她看一看腕表:十一时五十五分!她慢慢的站起来,拾起放在床边的 衣服。
 
  「完了…!」爱美心中很高兴。虽然要含著那又老又丑的男人的 恐怖怪物,还要吞下了那 心的精液;但最後还是保住了宝贵的处女 !珍珠真捧!一定要好好的酬谢她!
 
  「你在做甚么?」男人冷冷的问。
 
  爱美一怔,说道:「不是完了吗?」
 
  查理面上的皱纹纹风不动,还是冷冷的说:「还未到十二点!」 
  爱美一看时钟,十一时五十七分。「还只有三分钟吧了!」
 
  一直都表现得很温文的查理突然跳起来,粗暴的抓著爱美的手臂 ,厉声喝道:「还未到十二点!」
 
  「好痛呀!」爱美用力的挣脱,哭叫著说:「是了!是了!再过 三分钟我才走吧!」小嘴却在不服气的嘀咕著。
 
  查理从怀中掏出了那个佗表,「的」的一声打开表盖,然後将表 放在床头柜上。他开始除去身上的衣衫,一面说道:「还有三分钟, 我们开始吧!」
 
  爱美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好!就看你这老鬼在三分钟内可以 做些甚么?」於是走到床边坐下。
 
  查理脱去上衣,露出了赤裸的上身,爱美马上吓了一跳。在瘦骨 嶙峋的乾枯身体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从查理的右肩,一直伸延到 他的胯下,仅仅在耻丘上划过,像将他斜斜的分成两半。
 
  查理看见爱美的惊讶目光,耸耸肩的道:「是在木星战役中得到 的。」他用手指著肩膀:「敌人的激光刀,从这儿劈下,一直往下斩 ,将我的胸腔劈开,我的胸骨全部都断开了两截,连肠脏都漏了出来 。」爱美一阵恶心,掩著嘴想吐。
 
  查理的手指沿著疤痕下划:「幸好我也及时劈飞了他的头颅,他 的激光刀斩到我的盆骨上便卡住了。」他的手停了下来:「要不然, 我这副家伙,便要报废了!」在疤痕尽头的阳具,不知何时,已经再 次抬起了头。
 
  爱美几乎吓晕了,她飞快的看看墙上的时钟,十一时五十七分! 
  「不可能的!」她急忙看看自己的腕表,还是十一时五十七分! 
  「还有时间!」查理已抓紧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上。
 
  爱美用力的挣扎:「救命!」她竟然呼救起来!但看起来年老瘦 弱的查理,却远比她想像的孔武有力。他只用了一支手便把爱美的两 支手腕紧紧的按在头顶上;另一支手抓著爱美身上最後的遮蔽物,用 力一撕,轻易的把她的内裤撕成碎片。
 
  爱美的泪珠像雨点般激射出来,下身突如其来的冰凉,使她惊觉 到自己的宝贵胴体,已经全部袒裼裸裎了。
 
  查理贪婪的在娇嫩的胸脯揉搓著,爱美扭著腰肢想闪避,但一点 作用都没有。勉力合紧的大腿终於被分开了,稚嫩而平坦的小腹上, 一根火热的巨物已在蠢蠢欲动。
 
  「求求你!放过我!」爱美哭叫著求饶:「我不要钱了!我把一 切都退给你,请你不要…!哎!」下身传来的巨痛,她知道巨龙己经 兵临城下,只要再来一下,她纯洁的身体便会蒙污,永远也不可以挽 回了。
 
  查理在她粉白的颈项上吻著:「我一直在找寻一个和她一样美丽 、一样贪慕虚荣、一样狡猾贪婪的女孩子。今日终於给我遇上了!」 他大吼著用力挺进:「我要报复!」
 
  「呀…!」爱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号。下半身像给人撕开两边似 的,除了痛得想死之外,完全没有其他感觉。刚才那比手腕还要粗大 的火棒,已经闯进了她纯洁的肉体,捣碎了她贞洁的门扉。失去处女 的鲜血和失去处女的泪水同时溅出,在雪白的高级床单上留下了不可 磨灭的记号。
 
  火棒在爱美的处女肉洞无情的肆虐,无视弱女的痛苦哀啼。嫩白 的粉颈上、丰满的乳房上、幼滑的雪肤上,满是老人的口涎和齿印。 想不到梦幻一般的初夜,竟会沦落得像在屠床上被细细的宰割。爱美 的脑中一片空白,胯间的剧痛像麻木了。丰硕的胴体随著强暴者的猛 撞一下一下的抛动,像一堆没有生命的肉。她昏厥了。
 
  爱美的感觉,在查理发射时才再次回复。火热的阳精灼在淌血的 创口上,把爱美烫得失声痛哭。那些充满罪恶的东西,已经灌满了她 的身体!她已经不再纯洁了!爱美无限悲恸的饮泣。
 
  她吃力的把倒在身上的老人推开,全身上下都是剧烈的痛楚。原 本纯洁无瑕的处女花唇,已经不再完整了,紧贴的溪谷也没有像原来 般紧合了!仍然微微的张开一个小洞,混合了破瓜鲜血而染成了淡红 色的阳精,正从洞口中汩汩的倒流出来。茸茸的芳草,也已被浓稠的 血浆糊成了一块。
 
  爱美悲恸的哭著,一切都白费了!到最後仍是失去了!
 
  「变成女人的感觉怎样?」查理温柔的抚在她的肩上。
 
  爱美厌恶的甩开了他的手:「我要走了!」
 
  查理环抱著她的纤腰,在她的耳珠上舔了一下:「不如再来一次 吧?我们还有时间啊!」
 
  爱美心神一震,连忙看一看钟:是十一时五十七分!
 
  没可能的!她马上看看自己的腕表,也是十一时五十七分!
 
  「怎么会的?」令她更震惊的,是她看见查理胯下的巨龙又已经 复活了。
 
  「救命!」爱美马上爬起来想冲向房门。「不可以!不可以让这 丑恶的阳具,再一次进入自已的身体!」她用力的想扭开门柄,查理 已经抢上来了。
 
  他将爱美用力的压在房门上,两手抓著她的大腿,轻易的将她整 个人提了起来。坚硬如铁的大阳具,已埋在两片花唇中间。他没有马 上挺进,只是在反覆的旋转。
 
  爱美身体凌空,全不著力,查理的手稍稍放松,顶在花唇的肉棒 马上突入,将刚刚复原的肉壁再次撕开。爱美痛得大叫。
 
  查理用舌头在爱美的耳孔内舔著:「你真的很美丽,像我的妻子 一样美丽…。你知道嘛!当她答应嫁给我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是世 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还记得洞房的那一晚,我骄傲的撕破了她的处女膜…。」他 双手一放,爱美的身体便往下落;巨大的火棒马上尽根钉进了爱美的 身体内。
 
  查理不理会爱美的惨叫,只是不断的举起爱美的身体,然後放手 。猛力的挺进,再加上爱美的体重;每一下的抽插,都狠狠的捣在子 宫的深处。「才刚渡完蜜月,她便替我报名参军,成了木星战役的前 锋敢死队。我一心抱著保护地球人类的理想;怎料在第一场战役中, 便已身负重伤。」
 
  淫水沿著两人的双腿流到地上,爱美无力的在呻吟著。她已放弃 了反抗,反正痛楚慢慢习惯了。「我以为我死了,她也以为我死了。 所以在我的病榻上向著弥留的丈夫作出最後的剖白。原来她根本不爱 我!她嫁给我只是因为觊觎我的家财;而送我上战场送死,是想得到 烈士遗孀的美誉。试想想,一个富有、年青、美貌的寡妇,会是多么 的吸引。而且…她根本不是处女!」
 
  查理将爱美按在地毡上不断的猛烈抽插:「她的处女在卖春时早 失去了。她骗得我好苦!愤怒把我从地狱扯了回来!我没有死!但… 她却死了…。」查理的声音哽咽,抽插起来也不觉温柔了些。爱美这 时才可以喘口气。
 
  「真讽刺,她亲手送我上战场,我却死不了;而她自己留在地球 上,却反而在木星军的反击中失去了性命。」他的身体一阵颤动,再 次在爱美的身体深处爆发。
 
  两人倒在房门前,卧在沾满了秽液的地毡上。查理仍然在喃喃自 语:「我不忿!我要亲手报复!」他爬起来,轻轻的把爱美抱起,将 她俯伏在床上,像一点也不累似的。
 
  爱美却一点气力也没有,只得任由他再次分开她的大腿。「我要 找一个和她一样的美丽、一样的贪婪、一样的狡猾、一样的无耻的处 女,好好的教训好一顿。」爱美的腿间,又再感觉到那恶梦似的火热 巨棒,不过这次受到重压的不再是一片泥泞的花径,而是後面的花蕾 !
 
  无尽的恐惧感,在爱美的心中升起!「不要 ---!」声音却被硬 生生迫入直肠的火棒中断了。「我从一个火星走私贩子处买来了可以 使我金枪不倒的灵药,和贮存在金表中的六十个钟头的时间!」 
  巨棒没命的一捣到底,把爱美迫在喉底的惨号全部爆发出来。痛 得她十指用尽气力乱抓,把床头柜上的物件全都 翻了。她看到了那 个打开了的佗表,指针只行了六十分之一。
 
  「我试过十多个处女,只有你比得上她的美丽…。」、「她的贪 婪」、「她的狡猾」、「她的无耻」每说一句便用力的捣一下。 
  「在这个房间中,三分钟就等於外面的六十个钟头!」查理恐怖 的笑声,在爱美的脑海中激荡。她痛得快要昏了,只想马上的死去。 「你放心!一到十二点,我便会放你走!哈哈………。」
 
  爱美终於昏厥了,在她无力的合上双眼之前,她看到了手腕上的 名贵腕表,是十一时五十七分。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编辑 ]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