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的内裤]-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无色的内裤]
[无色的内裤]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无色的内裤
 

 字数:57704字
 TXT 包: 【无色的内裤】.rar (54.18 KB)
 【无色的内裤】.rar (54.18 KB)
下载次数: 82



 
              第一章:做爱
 
  蓝姬睁开眼的时候,昨晚的男人已经走了,一只用过了的避孕套和二百块钱 放在床头的木柜上,她拿起来,丢进了垃圾桶,一滴稀释了的精液粘到了她的手 上,蓝姬感到有些恶心。她从床上像狗一样的爬出来,光着脚到卫生间去呕吐。 
  蓝姬一丝不挂,女性优美的曲线在淡紫的阳光下妩媚动人,只是她的身体不 再有活力了,乳房有些下垂,她用手往后上托了托,又耷拉了下来。她在水龙头 下冲了一下身体,走出酒店,开车回家。
 
  蓝姬是个妓女,一个高级妓女。一个穿无色底裤的高级妓女。
 
  蓝姬是怎么成为妓女的,那夜在野蓝姬夜总会,她对勇讲了一个故事。
 
  蓝姬很骚,至少现在是。蓝姬穿的吊带露脐装,深深的乳沟一览无余,皙白 皙白的脖子上,挂着一条24K纯金的项链,在闪烁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扎人的 光。
 
  蓝姬主动要求勇到包房去,当然勇非常乐意,随着她的脚步,跟着她。裙子 真短,勾勒出她浑圆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勇才注意到,蓝姬其实是个很漂亮的 女人,很有女人味。
 
  包房开着冷气,冷气机呼呼的叫着,蓝姬靠着勇坐下,故意倚在勇的怀里, 把腿叉开——这样的意图很明显,她在勾引他。
 
  蓝姬是个妓女,但是,她是个不缺钱的妓女,她很有钱,住的高档公寓,有 私家车……可她每次都会让男人看着给钱,多少都行,然后她会把这些钱存起来, 捐到灾区,有时会把男人给的钱,放进路旁乞丐的小铁筒里,没有人明白这是为 什么?
 
  是蓝姬主动要求勇和她做爱,她觉得勇是个有品味的男人,她说:「你不用 给我钱,我们边做,我边讲我的故事给你听。」勇答应了她,他从来没有拒绝过 这样的女人,虽然他知道她是妓女,不折不扣的妓女,但是他尊重她。这是勇一 向的作风,他很尊重和他做爱的女人,他也和很多女人做过爱,所以那些女人都 记得他。
 
  勇打开了音乐,很轻很轻的音乐,也是很适合做爱的音乐。然后他倒了两杯 红酒,这里的包房都是相当的豪华,这里的妓女也是上等的妓女,蓝姬只是和勇 做过爱的其中之一。
 
  勇和蓝姬碰过杯,一口气喝了杯子里所有的酒,蓝姬等勇喝完后,一仰脖子, 喝了,嘴角扬起迷人的笑。勇直直的看着她,觉得她好美。
 
  勇说:「你自己脱外衣。」
 
  蓝姬呆了一秒,轻轻的拉掉自己的吊带,粉红色蕾丝文胸束在蓝姬高耸的双 乳上。蓝姬解开了MINI短裙,短裙应声落地,勇很清楚的看见她纹在阴阜的 那朵黑色的玫瑰,他有些不解,但他没有说,在心底有些好奇。勇静静的看着她 脱完外套和裙子,他仿佛在看一出精彩的话剧。
 
  脱完外衣,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应当做什么了,勇站起来抱起蓝姬躺在沙发上 ,开始吻她,他的吻很轻,很软,蓝姬突然有了一种真正想做爱的冲动,紧紧的 抱着勇的脖子,把勇的舌头吸到自己口腔里,用舌尖舔着勇的舌头。
 
  半小时后……
 
  蓝姬说:「勇,你真棒。」勇瘫在蓝姬赤裸的胴体上,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 笑,只是多了一丝满足。
 
  蓝姬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对着勇的口把烟吹进了他的嘴里,他的烟从鼻 子里喷出来,像两条白色的细绳,蓝姬突然有些害怕。蓝姬和勇在沙发上坐正了, 开始说话。
 
  蓝姬说:「你为什么会这么温柔?」
 
  勇说:「这是我的本性。」
 
  蓝姬:「嫖妓也这样。」
 
  勇:「只要是女人,我都这样。」
 
  沉默……
 
  勇:「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做这个?」
 
  蓝姬:「我叫蓝姬,没有为什么。」
 
  再次的沉默……
 
  勇:「你答应我的事,没有做到。」
 
  蓝姬:「什么事?」
 
  勇:「你说我们边做爱边讲你的故事。可你只和我做爱没有讲你的故事给我 听。」
 
  蓝姬:「是的,这是你的错,你不该让我真正的做爱。」
 
  勇:「真正的做爱,难道你以前都是假的?」勇有些不明白。
 
  蓝姬:「是的,以前都是假的,从做妓女起,就没有人和我真正的做爱,你 是第一个。」她吸一口烟,定定的看着勇的脸。
 
  勇:「这样说,我很幸运,谢谢你,蓝姬。」
 
  蓝姬:「是我很幸运,碰到了你。」
 
  勇:「不要这样说,碰到你,我也很高兴。」说完,勇把蓝姬抱在怀里,但 是她依然赤裸着,一丝不挂。
 
  嫖客和妓女一旦发生精神上的纠缠,故事会变得很长很长。
 
  蓝姬把未吸完的半支烟掐进烟灰缸,甩了一下头,妩媚的站起来,给勇跳了 一支舞,她是裸着身跳的,她跳的时候,乳房一跳一跳的,勇担心它们会掉下来, 所以心总是放不下。蓝姬的身段是一流的,三围好得出奇。勇想:她要不是个妓 女,如果是个模特,肯定是个不错的苗苗。
 
  一曲跳完了,勇为她响起了孤单的掌声。蓝姬重新坐回勇的身旁,双手攀着 勇的脖子。他或许天生对女人感兴趣,再次不安的摸着蓝姬的玉峰,蓝姬在他的 撩拨下,又一次的呻吟起来,「蓝姬,你的小腹为什么会有朵玫瑰。」勇边说边 用手抚摸着她的小腹,她的小腹真平坦,一点赘肉也没有。当勇的手指轻轻的抚 过那朵玫瑰时,蓝姬的身体僵了几秒后,恢复了扭动。
 
  蓝姬说出一句话:「勇,摸我,不要停,我慢慢告诉你,不过你答应我,和 我再做一次,好吗?」
 
  勇呆一下,答应了她。
 
             正文第二章:故事
 
              第二章:故事
 
  蓝姬的故事很曲折,很多妓女都会讲这样的经历,是为了让嫖客同情,而蓝 姬则不是,她讲完的时候,一滴泪溅到了乳房上。
 
  勇在一个星期后,把这段故事发表在了杂志上,故事大致是这样的:
 
  蓝姬出生在一个不算好不算坏的工人家里,在她六岁那年,母亲跟一个有钱 人跑了,父亲便终日沉溺于酒色当中。
 
  那时候,蓝姬不懂,父亲经常带陌生的女人回家过夜,夜里就会有女人叫的 声音,像哭又像笑,像痛苦像舒服的叫喊。虽然蓝姬曾听到过母亲这样的叫声, 但是很少很少,从母亲跟别人走后,这样的事成了家常便饭。
 
  有一次,父亲喝了酒,又带了一个女的回家,蓝姬正在看电视,父亲冲她吼 了一句:「这么晚了,看JB的电视,回房睡觉。」蓝姬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样, 吓得躲到了自己房里,抱着自己的布娃娃哭。
 
  她的父亲开始在客厅里和那个女人调情,蓝姬听到女人的浪笑和父亲的喘息。 她就偷偷地躲在门背后看,看看到底在做什么。她只见那个女人一丝不挂的在父 亲面前跳舞,两颗奶子晃来晃去,很是显眼,双腿的顶点有一丛黑毛,父亲也一 丝不挂的站在客厅里,父亲那里也有一丛黑毛,只是多了一样东西,那时她还不 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知道那个东西能软能硬。
 
  不一会儿,蓝姬的父亲把那样东西插到那个女人的下面,开始不停的抽动, 女人就开始张着嘴不停的叫,父亲抽得更快了,女人身体跟着像筛子一样抖动, 叫得更响了。父亲的肚皮拍着那个女人的肚皮,发出啪啪的响声。父亲和那个女 人换了个姿势,像狗一样,女的把屁股对着父亲的那个东西,然后父亲把他的东 西插到女人的后面,双手卡着女人的腰,来回的抽动,女人的两颗奶子就悬在空 中,像秋千一样,跟着父亲的节奏来回晃荡。
 
  女人一直叫,直到父亲把那个女人翻过来,从那个东西里像撒尿一样弄出一 些白色的东西,滴在女人的乳房上,那个女人才会停下来,脸色绯红。
 
  父亲把那个东西塞进女人的嘴里,并说:「吃一口。」那个女人就会听话的 把父亲的东西含在嘴里,慢慢的给他舔干净。
 
  末了,父亲给那个女人钱,100,200的给,他每天带回来的女人不一 样,有的不要钱,有的要钱,蓝姬就不明白了。
 
  有几次,父亲喝多了,把女人搂进了蓝姬的屋里去做,女人看到有个孩子, 故意对蓝姬说:「看看你爸,多利害。」小蓝姬不知道什么原因,下身有些冲动, 就问那些女人:「这样舒服吗?」女人一脸坏笑的告诉她:「不舒服的话,我为 什么要做呢?」
 
  这些事在年幼的蓝姬心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象,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年, 几乎天天有女人来和她的父亲做这种事。屋里充满了避孕套的橡胶味和汗水的味 道,还有女人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
 
  蓝姬在这种环境下过了两年,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由班里的第一名到最后一 名,然后由一个乖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女『色狼』。
 
  也许有人会问,天下哪有这样的男人,是的,男人在被伤透之后,一切都变 得不重要了,包括连自己的命都觉得不重要的时候,还有什么不敢做呢?蓝姬八 岁那年,开始和大男孩子玩那种游戏,不过他们由于发育不成熟,并不能真正的 去做,只是模仿着去做,还乐此不疲。
 
  有一天她的父亲当场看到了这一幕,一个大男生和蓝姬在床上玩,两个人都 一丝不挂,父亲当场给了那个大男生一记耳光,然后又狠狠的给了蓝姬一个耳光, 摔门而去。
 
  蓝姬的父亲在那夜出的车祸,出车祸的时候,她的身下还压着一个光着身子 的女人。
 
  从此,蓝姬成了孤儿,进了孤儿院。
 
  蓝姬慢慢长大了,转眼18岁了,在孤儿院里,她试图忘记以前的一切,可 是根本不可能。在孤儿院里吃的东西不好,营养不够好,所以蓝姬月经来得很晚, 16岁才来。并且身体发育的很不好,乳房只有一点小堆堆。有时候,她就光着 身子站在镜子面前看着,然而脑子里全是那些女人硕大,晃动的乳房,还有父亲 下体那根直起的『棒子』。
 
  这样的画面一直伴随着蓝姬,所以蓝姬在学校里一直是个闻名水性杨花的女 生,但是从来没有和男生发生过性关系,因为她害怕男生会像她父亲那样让她吃 那个东西。
 
  蓝姬读完中专,就蹋上社会这坛污水,幸好她父亲给留下了一笔不小的存款, 也够她生活二年的,找了几天的工作没有找到,她跟着一个在学校里和她一起混 的姐们儿进了发廊,刚开始并没有不是做妓女,就是帮人洗头,拖地等等。这期 间,她用父亲留下的钱买了一些彩票,天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同时中了两注50 0万的大奖。
 
  蓝姬在家里乐了三天三夜,她决定把以前失去的找补回来,中奖的那天,由 于太兴奋,她感到下身很冲动,像虫子在爬一样,痒痒的,不过很舒服。蓝姬躺 在床上,用手摸着自己的下身,越摸越舒服,她干脆脱掉所有的衣服躺床上抚摸 自己的阴部。那天,她体会到了性高潮,从些便欲罢不能了。
 
  有钱后的她,和以前一样,不显不露,不声不响的在市里买了房子,然后学 完驾照买了车,但是她没有辞去在发廊的工作,她有自己的打算,想在这里找个 爱自己的男人,做生意,做大生意,让自己的生活过得不平淡,让天下人都知道 蓝姬。
 
  可是想法越简单,却越难达到。
 
  带她去发廊的同学叫柳儿,柳儿也不是什么正经人物,骨子里比蓝姬更骚, 在学校里就和好几个男生上过床,甚至同时上两个男生上过她,她说那样刺激, 好玩,她喜欢。
 
  在发廊上班的日子,柳儿更是风骚了,在发廊里与男人调情。起初,蓝姬只 是告诉她:「别太过了,影响不好。」
 
  柳儿哪听得进这些话,她天生就是让男人干的尤物,或者说,她从来到这个 世界上,就注定让很多男人干。
 
  慢慢的蓝姬也难以忍受欲火的燃烧,她开始想找个男人了。这时候,涛的出 来,改变了她的生活。涛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满口的山盟海誓,背着蓝姬却 和柳儿上床搞得死去活来。蓝姬在涛的温柔下渐渐解除了对他的戒心,另一方面, 每天和涛在一起,涛都会搞她弄的下体骚痒难耐,淫水直流,回到家不能不自己 安慰自己。
 
  久而久之,蓝姬发现在自己的身体在渴望男人,而涛正好找到了这个机会。 蓝姬起初不明白,为什么涛只是抚摸自己,而不主动要和自己做爱,直到那天。 
  那天是星期六,蓝姬休息,白天在家睡了一天,精神很好,她穿着睡袍陷在 沙发里看电视,门铃响了几声,她没有想到这么晚上,涛还会过来找她。
 
  她开了门,涛一脸温柔的站在门外,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从那天起,她就 爱上了玫瑰。涛把玫瑰放到桌上的花瓶里后,反身把蓝姬压到了沙发里,蓝姬突 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胸罩和内裤,这无疑是送羊入虎口。
 
  涛压着她的时候,开始吻她,并抚摸她的身体。蓝姬经不住一个情场老手的 调戏,欲火难耐,不住的呻吟。
 
  蓝姬自己脱掉了睡袍,雪白的肌扶和少女挺拔的乳房让涛惊喜不已,他从来 没有见过这样完美的玉体,涛像一只恶狼一样在蓝姬身上肆虐的啃着,蓝姬低呤: 「涛,你进去吧,我要,我要……」……
 
  涛终于像男人一样和蓝姬做爱,蓝姬很疼,但是没有说出来,咬着牙,不出 声。
 
  10分钟后,涛把自己精液留在蓝姬的肚皮上,蓝姬一动不动,额上,乳沟 里还有臀部都有细细的汗珠,涛走进卫生间,冲完了身体才出来,帮蓝姬擦去他 留下的东西,然后从她身下拿出那块已经浸过血的丝巾。晾在手上,冲着阳光, 他嘿嘿的笑了,这一笑,蓝姬感觉很害怕。
 
  蓝姬终于成为女人了,她很满足,因为涛很会做爱,让她知道了除了自己自 慰以外,做爱的感觉可以这么好。从那天起,她爱上了做爱,做完爱她会抽烟。 
  涛每天都去和她做爱,一个星期不会重复做爱的花样,这样蓝姬很满足,她 从涛那里学到了一手好的床上功夫。
 
  下雨的那天,涛说分手的,蓝姬淡淡的说:「理由是什么?」
 
  涛回答:「我已经厌倦了。」
 
  蓝姬问:「你找到另一个处女了?」
 
  涛回答:「是的,你已经没用了。」
 
  涛走了,留下了一叠钱。
 
  蓝姬狂笑着把钱洒得像花一样在房间里飘飞。
 
  之后,蓝姬哭了,本以为涛会好好爱她,没想到,涛只是个有钱的嫖客。她 发狠的对自己说:男人不可信,我要玩男人。
 
  从此,蓝姬开始频频的找各种各样的男人。
 
  涛离开蓝姬以后,来找过她一回,蓝姬很礼貌的接待了他,并问他:「回来 找我有事么?」
 
  涛很直白:「找你做爱。」
 
  蓝姬不屑的说:「好啊,很久没有和你做了,来吧。」蓝姬吐了个烟圈,斜 了涛一眼,涛感觉有种东西刺到了他的心脏。
 
  之后,涛很多次的找蓝姬做爱,而蓝姬找很多男人做爱,她恨。
 
  故事讲完了,蓝姬也高潮了。
 
         正文第三章和一个妓女的纠缠(1)
 
            第三章和一个妓女的纠缠
 
  前面说过,和一个妓女一旦发生非肉体纠缠,故事会变得很长很长。
 
  勇是在半夜三点离开野百合夜总会的,蓝姬和她一起走的。
 
  他们分别上了自己的车,各自回家,要命的是,勇留了自己的电话给一个妓 女,一个让自己只和她做了一次爱就有些牵挂的妓女。幸好勇没有女朋友,一个 人住一套房子,要不然,肯定会天下大乱的。
 
  蓝姬回到家,打开水龙头,放好了水,在浴缸里加了一些香水和玫瑰花在水 里,香雾缭绕。
 
  她一件一件的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把那条无色的内裤挂到水龙头上,她把脚 放到水里试一下温度,觉得很好,才慢慢把身体浸泡到水里,蓝姬深深地吸了口 气,选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躺在浴缸里,用双后搓着不属于自己的身体。
 
  她的指尖划过自己的肠乳房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停留了一会儿,不久前让勇 吻过的。似乎还留有他的余热,想到勇,蓝姬不自觉把手指插到自己的身体里, 没有任何的欲望了,她只想看看,勇的精子会不会还在自己的体内。
 
  这样的做法很幼稚,但是蓝姬发现了一个很让自己痛苦的东西,就是勇的温 柔和灵魂慢慢的占据了自己的空间,在这样时候,自己竟然会想一个嫖客,这是 从来没有过的,可是为什么勇会让我这样想念,她自己也不明白。
 
  她从浴缸里站起来,身上水珠滴落在浴缸里,滴嗒直响。
 
  蓝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体依然完美,脸蛋还是那样娇美,乳房依然挺拔, 只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很脏了,让很多男人阳具从自己的下体插进过,要不然,自 己一定会是个幸福的女人,自己也可以有资格去追求勇了。可是现在却只能远远 的看着,却得不到。
 
  蓝姬开始对着镜子骂自己不要脸,婊子。骂着骂着,眼泪就不由的掉了下来, 砸进了浴缸里,融到水里,不见踪影。
 
  无聊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去打发时光,只是无奈的看电视,上网聊天。 
  蓝姬光着身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屏幕上在播出雪黄打非的新闻,这让她 的心里抽动了一下,就像和勇做爱时,他的东西在自己体内的抽动,很微妙,但 是很真实。她关了电视,不想让这些节目坏了自己的心情,百无聊奈的时候,她 拨了勇的手机。勇的手机有彩铃,是时下流行光良的童话,很好听。
 
  她听清了这样几句歌词:我会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天双后变成…… 「喂,你好。」这个声音把她吓了一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说什么,可 是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让她心里有些紧张。
 
  她调节一下心绪,回答:「勇,是我,蓝姬,我好闷,你在做什么?」
 
  勇很高兴接到她的电话,因为他也在想她。他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楼宇, 陪着蓝姬聊天。最后蓝姬说:「勇,我还想和你做爱,什么时候来我家吧,我家 里没别人,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开车来接你。」
 
  勇没想到蓝姬会主动让他去她的家,他本来想去的,但不是现在,只好找个 借口:「对不起,蓝姬,今天不行,我晚上要去上课,改天吧,改天我陪你做爱, 好吗?」
 
  蓝姬有些不舍和失望的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地上,躺在沙发里抚摸自己的 乳房,想着不久前和勇做爱的事,这是唯一一个让她想着并想和他做爱的男人, 一个算得上男人的男人。不像涛那样只是把自己当个射精的机器,涛真的是个混 蛋,把自己做了之后,再抛开,让自己从九宵云层一下落下九层地狱。
 
  蓝姬想把自己还算纯真的心交给勇来保管,可是她的身子已经不属于任何人 了,她只是把这种想法放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知道。
 
  勇的生活里,不缺女人,但是却没有一个女人让勇记着,只是在勇想起来的 时候,打个电话,她们就会过来,陪他过一夜,然后各走各路。这种生活让勇很 满意,他的生活过得很潇洒,不想有任何束缚灵魂的东西。所以他和好多女人发 生关系,有结了婚的,有未婚的,有少妇,也不少女,因为这些女人的生活和勇 有着同工之曲,也就是想潇洒的不带任何束缚的生活,想对方的时候,就在一起, 想做爱的时候,脱了裤子就做,完事之后,相互挥手告别,互不影响正常生活。 
  或许这也是现在男人所正在追求的一种生活,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像勇一样放 下所有的包袱来自由自在的生活呢?恐怕也只是一种梦想罢了。
 
  和勇邂逅一个星期之后。
 
  蓝姬在家无所是事,找出了在学校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翻开了看。第一张是她 三岁的时候的全家福,这张照片已经有些发黄了,掉了一些颜色,可是蓝姬却认 为是最珍贵的照片之一。蓝姬看着照片上的妈妈,和自己长得真像,只是在脑子 里已经没有了妈妈这个词,八岁那年的变故来得太突然了,连爸爸都没有承受住, 自己幼小的心灵里只知道妈妈和一个男人跑了。
 
  蓝姬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落到了照片上妈妈的脸上,蓝姬试着把眼泪 擦掉,过去的照片没有塑封,颜色都掉了,妈妈的脸就再也看不清了,只剩下她 自己和她爸爸的脸还在照片上。蓝姬把目光移向她爸爸,慢慢的父亲过去的事都 在蓝姬脑子里浮现。蓝姬扔掉相册躺在地板上,过去父亲做过的女人仿佛变成了 她自己,她和自己的父亲像狗一样做,不停的变换各种姿势,蓝姬又开始有冲动 了,忍不住的把自己的手指伸向了自己的下体……
 
  蓝姬认为自己很贱,竟然想到了和自己父亲做爱,她恨自己,更恨自己的父 亲。
 
  咚咚咚的敲门声,把蓝姬的欲火灭了大半,从衣架取了睡袍套在身上,去开 门。
 
  开门之后,蓝姬根本没有想到是和自己曾经做过爱的一个男人,是个回头客, 蓝姬装着媚笑:「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请坐。」那个男人叫林,是个生意人。 两个月前在野百合认识的,是蓝姬主动勾引他上勾的。
 
  蓝姬记得这一切,虽然她自己也不想这样记着,但是好像自己从来就不曾忘 记过,最让她自己无聊的是,每次和其他男人做爱的时候,叫床都是假的,自己 的身体根本不会有反应,更不用了湿了,这些男人们会干插进去,把自己弄的非 常疼,只有勇是个例外。
 
  所以当这个叫林的男人进来的时候,她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但是作为妓女 她自己不想选择和谁做爱,只有谁愿意和她做爱,甚至她曾经和一个18岁的男 孩上过床,男孩是处男,什么都不懂,保是胡乱的抽动,不到两分钟就射了;还 和60多岁的老男人做爱,他们根本就不会勃起,趴在她身上猪一样的身体让她 恶心。
 
  林其实不算是个坏男人,有妻有子,经常出差在外面,难免会有所出格。林 带给蓝姬一个很大的考拉熊娃娃和一些补品,另外给她买了二盒杜蕾丝,这让蓝 姬有种被关心的感觉,当时就和林做爱了。
 
  林在抚摸她的时候,有些奇怪:「为什么她没有穿内裤?」
 
  蓝姬呻吟着回答:「因为我在家里从来是不穿衣服的,要不是你进来,我根 本不会穿。」
 
  林明白了,林说:「我们在浴缸里做吧。」
 
  蓝姬轻轻的点头,浴缸里还装着她洗过澡没有放掉的水,玫瑰花瓣被水浸透 了,红得很惨淡,蓝姬捞起一片,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涛在夺走自己的初夜时 放在臀下的那块白丝巾上自己的处女血。
 
  林放掉了浴缸里的水,不经意看到蓝姬挂在水龙头上的无色的内裤,但并没 有说什么,他重新调好水温,转身出去,说:「蓝姬,你先进去,我马上进来。 」
 
  他关门的时候,听到蓝姬进了浴缸。蓝姬叫了声:「林哥,进来吧。」
 
  林是脱好了衣服进去的,进去之后,先吻了蓝姬,然后才泡进浴缸,他并没 有马上和蓝姬做,只是把蓝姬搂进怀里和她聊天,两人之间,好像不是嫖客和妓 女了,像好朋友一样。
 
  林:「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回来找你吗?」
 
  蓝姬:「不知道,愿闻其详。」
 
  林:「因为你的美丽。」
 
  蓝姬:「仅仅如此。」心里有种失落,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不。」
 
  蓝姬:「那是?」
 
  林:「因为我的眼光。」
 
  蓝姬:「我的眼光?」反问了一句。
 
  林:「是的。」停了一下,在蓝姬的乳房了轻捏了一下。「你的眼光中有种 说不出来的东西,是恨。」
 
  蓝姬开始防范林的说话:「恨,我从来就只是个妓女,为什么要恨?」
 
  林冷笑:「骗我,有用吗?骗你自己的。」
 
  蓝姬抽了一口凉气:「林哥,不要问这些,我们做爱吧。」
 
  林听到这句话下身有些冲动,但是忍了一下,说:「不,今天我们不做爱, 我们说说话,你想做的话,改天我来陪你。」
 
  蓝姬迷惑:「你来找我不是为了做爱,为什么买了杜蕾丝?」
 
  林叹气:「给我以后买的。」
 
  蓝姬心里在抽蓄:「你想包我。」
 
  林笑了,没有说话。
 
  蓝姬有些无奈:「林哥,不用的,我不缺钱,我和你只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 」
 
  林没说话,等着蓝姬的下文。
 
  蓝姬无语,林开口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很有钱,我也有钱,我有自己的 企业,可我缺爱。」说完,深情的看着蓝姬的双眼,蓝姬有些害怕,从心里害怕。 
  蓝姬说:「你没听过戏子无情……」
 
  「婊子无义是吗?」林打断她的话「没听过,我不要听,我只是想我们之间 能真的爱一次,我不会管你的私事,包括你和其他男人上床,我不管,我也不问, 可以吗?」
 
  蓝姬非常不理解林的做法,一个堂堂正正的老板,为何会如此这般,为何想 一个烟花女子发生这种纠缠,蓝姬在这一秒体会到了一种叫责任的东西,压在心 里,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林伸出一只手在蓝姬的身体上抚摸着,蓝姬推了林一 把,想站起来,被林拉着又重躺在他的旁边。
 
  蓝姬说:「林哥,你不是有家吗?有妻子吗?那为何还要这样?」
 
  林摇头:「我和妻子一个月只做一次爱,而我的妻子和她的情人一个星期做 三次爱,我亲眼看着,你说我会怎么想。」
 
         正文第四章:和一个妓女的纠缠(2)
 
  蓝姬不知道林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编故事,她不敢轻易相信眼前这个无比真实 的男人,从涛的离开,自己变得堕落起,所遇到的男人只是把她当作发泄情欲的 对象,射精之后就会离去,没有人像林这样,找一个妓女和自己谈恋爱。蓝姬隐 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说不出来不对在哪里。想了这么多,蓝姬告诉他: 「不行,林哥,我只是个妓妓女,我可以答应你和你做爱,其他的我办不到。」 其实她心里想着勇,勇是个能让女人的心融化的男人。
 
  林没有想到蓝姬会拒绝,但没有表现出不悦,只是说:「好吧,蓝姬,你好 好想想,不用急着回答我。」说完,林和蓝姬开始接吻,直到最后,林也没有和 蓝姬做爱,蓝姬说:「你进来吧,到我的身体里来吧。」
 
  林抚摸着她的双峰:「不,今天我不想做爱,我只是想和你这样呆在一起。 」
 
  蓝姬笑了笑,心想:林是不是开始变态了。
 
  其实她想错了,林在她家里呆了一整天,这一天他们在家什么都不穿,两个 人光着身子在屋子里看电视,吃水果讲笑话,玩摸王八的扑克牌游戏,林还乐此 不疲,这让蓝姬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无忧无虑的和林在一起玩游戏。
 
  吃过晚饭,大约九点钟左右,林和蓝姬再次泡浴缸,林吃了药,治阳萎的药, 这种药要半个小时才能发挥作用。他和蓝姬在浴缸里调情,林也是个情场老手, 知道怎么让女人高兴。蓝姬没有忘记让林戴个套,蓝姬没有兴奋,阴道很干涩, 但是林借在着浴缸中里,轻松的进入了,林的抽动让蓝姬不停的假装舒服,并且 叫得极为夸张,林很卖力的继续『工作』,直到射精的那一刻他都没有停下来。 
  林的家伙并没有马上疲软下来,相反的,一分钟以后,再次勃了起来,蓝姬 说:「林哥,你吃过药。」
 
  林点了点头,蓝姬有些害怕吃过药的男人,因为他们会不停的要两三回,而 蓝姬自己一点快乐都体会不到,因为时间太长,会疼,也会做的没劲,连假装叫 床都不想叫。
 
  为了让林高兴些,蓝姬反骑到林的身上,用女上男下的方式,让林躺在身下, 林看着蓝姬那对跳动着的白皙的乳房,神智恍惚。蓝姬真的很会做,仅管林吃了 药,她用了二十分钟就让林射了,林很满足的躺在浴缸里。
 
  其实蓝姬一直把林当成是勇,所以蓝姬愿意在上面做。林主动提出今晚要住 在这里,蓝姬没有反对,让他住到客房里,理由是:现在不是我的上班时间,不 好意思。
 
  林很明白,所以没有说什么。蓝姬在夜里几乎不让男人上自己的床,蓝姬也 只是在男人的床上,她认为自己的床只有自己才能躺在上面,或许某天有个男人 可以和自己睡在这张床上,那么他一定要伴着自己的下半辈子,蓝姬曾经想找个 性无能的男人和自己过,这样两个人不会发生性关系,对谁都好,这是这只是想 法,并不能完全实现,因此蓝姬曾为此恨过自己。
 
  林在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遇到勇开车来找蓝姬。
 
  两个男人一个出门一个进门,同时去开门,互相对望了数秒后,扭头走开, 勇进屋后,回头望了一眼走完的林,然后关上门。
 
  蓝姬已经打开了电视,屋子里变得很吵了,电视里好像在放一部关于姑姑表 姨吵架的的韩剧。勇进来的时候,让蓝姬很开心,但是另一个男人从自己家里走 出去,她觉得有点难以面对勇的眼睛。然而勇并没有责怪她,因为勇理解蓝姬所 做的一切,勇想要慢慢地让蓝姬改回来,这个计划在勇和林对视的一瞬间在想到 的,因为林的眼光有里有太多的贪婪,这让勇不寒而粟。
 
  勇抄起遥控器换了个台,CCTV—5正在现场直播火箭对湖人的比赛,勇 是个球迷,酷爱篮球和足球,蓝姬陪着勇一起看球,他看了一眼蓝姬,伸过手臂 把她搂进怀里,有些心疼的感觉,勇说:「昨晚累了吧?」
 
  蓝姬听出来他若有所指,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她告诉他:「我和他只做了一 次,是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没有让他和我一起睡,不信你去看我的客房。」 
  不知道处于什么心理,勇真的去看了客房。蓝姬偷笑,这个男人竟然在乎这 些。勇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拿出一叠钱和一封信,蓝姬把钱扔在地上,然后捡起 来,重复了好几遍,勇说:「你做什么,不累吗?」
 
  蓝姬回答:「勇,你说从地上捡钱的感觉好吗?」
 
  勇说:「好,如果我捡到这么钱,感觉一定很好。」其实勇也不缺钱。
 
  蓝姬:「那好,你扔到地上,我们谁先捡到就是谁的,就请客吃饭,吃完饭 去游泳。」说完期待的看着勇的脸。
 
  勇说:「好。」
 
  蓝姬把钱扔到地上,没有弯腰,勇是个健身房的教练,也是跆拳道爱好者, 反应当然很快,在蓝姬把钱丢到地上的一秒,钱就到了勇手里,勇若有若事的一 张一张数。一共是一万块。勇朝蓝姬吐了吐舌头:「做一次,给了这么多钱!! 我要是你早就发了。」蓝姬没有生气,因为在勇面前她认为自己没有资格生气, 只是淡淡的说:「没什么,他自己要给的。」顺手把那封信递给勇,让勇打开念 给她听。
 
  勇迟疑了一下,还是照她的吩咐做了。
 
  信的内容蓝姬早就已经猜到了,只是勇看了之后很吃惊。
 
  蓝姬:
 
  很高兴能认识你!
 
  我的想法你也知道了,我只想我和你能真爱一场,我真的不在乎你同哪个男 人上床做爱,也不限制你什么东西,为什么你就不能答应我?
 
  和你在一起感觉很好,昨天玩得很开心,我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谢谢你! 
  我给你留下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如果不够的话,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是: 136XXXXXXXXX。
 
  我会想你的。蓝姬。
 
                 林
 
  勇看完之后,莫明其妙的说了句:「对不起。」
 
  蓝姬不明白是为什么,也莫明其妙,看着勇有些黯然的神色,安慰他:「勇, 不要理他,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勇苦笑了一下,搂着蓝姬吻她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勇吻她,她就 变得非常兴奋,并且特别想和勇做爱。蓝姬开始脱外衣,勇阻止她,「不,不要, 我今天不和你做爱,我是来约你出去玩的。」
 
  蓝姬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勇抱着蓝姬转了两圈,在她 的额头印了一吻,让她换套衣服这就出去。
 
  蓝姬还沉浸于刚才轻轻的一吻当中,她感觉幸福极了,心湖之中荡起了层层 水波,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吻自己,他们只知道占有自己。蓝姬回过神来,定 定的看着勇挂着微笑的脸,正经的对他说:「勇,我想和你做爱。」
 
  勇坏笑:「乖,宝贝,晚上吧,今天晚上我也住这儿。」
 
  蓝姬压着自己的冲动,笑了:「好,你说的,晚上哦,不会反悔,拉勾。」 蓝姬伸出了小指,勇也一样。
 

我要啦免费统计